英少作文网-致力于提高青少年写作能力 www.designtothetrade.net

古代的存钱方式

2020-02-06 00:00 发布

暂无内容 / 262 0 0

在钱庄未普及的时候,贮藏是一种较为普遍的方式。不过,贮藏又分为许多种,古人贮藏金钱的方式可谓五花八门。

  不同于字面意思,窖藏并不是把钱藏在地窖里,而是将钱装进瓶瓶罐罐,深埋于地下。用这种方式贮藏的钱财,多以金银居多。中国人耳熟能详的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的典故,其主人公就采用了这种藏钱的方法。实际上,这是古代富商和土豪最喜欢的藏钱法,因为这种方式简单便捷又不为人知。也因此,在考古工作中,考古人员经常会发现窖藏的文物。

  除了把钱财深埋到地下,古人还会采用与之类似的“梁藏”、“檐藏”、“壁藏”等。“梁藏”和“檐藏”,顾名思义就是把钱财塞进屋檐的夹缝中、瓦片底下,或拴在房梁上。不过这种贮藏方式的安全性非常堪忧,很少有富人愿意使用这种方式藏钱。古代的小偷又被称作“梁上君子”,说明房梁是最受小偷欢迎的藏身所在。既然房梁是小偷出没的“高发区”,那将钱财挂在房梁上就大为不妥了。

  小偷钻进房间,躲藏在房梁上,一眼就瞄见挂在梁上的宝贝,顺手牵羊,岂不大为糟糕?亦或是小偷飞檐走壁,一脚踩破瓦片,发现碎瓦之下金光闪闪,伸手一摸就是几锭金银,那可不妙。所以,相比于“梁藏”、“檐藏”,“壁藏”的法子就巧妙得多了。在盖房子时,将墙壁做出夹层,然后将**的宝贝藏进夹层中,既稳妥又保险。

  “孔壁遗文”的典故,说的就是孔子后裔用“壁藏”这种方式将名贵古籍藏在墙壁的夹层中。汉武帝时期,鲁恭王扩建王宫时原材料不足,打起了孔氏祖宅的主意。鲁恭王让人拆除孔宅,在拆迁的过程中,在墙壁中挖出一大堆年代久远的书简,有《尚书》、《礼记》、《论语》、《春秋》等。一般人家都是将金银细软“壁藏”起来,孔氏后人却用这种法子藏书,格调不是一般的高。

  古人存零钱的法子与现在小孩存钱用的“小猪罐”差不多,将铜子投进罐子里,等到存满时,再将零钱取出。除非特殊情况,否则古人一般都要等到罐子存满才会打开,所以,古代的存钱罐又被称作“扑满”。

  说起来,梁藏和檐藏安全性较低,壁藏又太过麻烦,所以,在绝大多数时候,古人都会使用“窖藏”这种办法存钱。古代没有保险柜保险箱,所以,窖藏时,必须要采取一些防盗手段。窖藏的防盗手段,竟与古代墓葬的防盗手段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在准备阶段,古人会事先挖好深坑,将金银财宝装入坛子、罐子、大缸中,放入深坑,随后布置迷障,填土掩埋。

  古人窖藏并不像我们理解的那么简单,在埋藏过程中要考虑到安全性、隐秘性及防腐防潮。毕竟,在窖藏的宝贝里,有可能出现名贵的书法字画或房契地契,若被虫吃鼠咬或发霉腐蚀可不妥。古人通常会采取分层放置的法子进行窖藏,在深坑的最底部先放一层,掩埋之后再放一层,以此类推,最多会放四五层。在每一层之间,都会铺设石板、砖块,让结构更加稳固。

  除此之外,古人还会在土层中掺入石灰或糯米浆糊,这样能让土层更加结实,增加挖掘的难度。古代没有混凝土,但古人会在泥浆中掺入石子瓦块,能起到与混凝土类似的作用。

  为什么古代窖藏不一次性填满一层,而是分层放置呢?

  因为分层放置后,就算有盗贼盗挖了窖藏,往往只会发现表面上的一层,忽略下层。更巧妙的是,古人存钱通常是赚一点存一点,分层放置比较方便。除此之外,窖藏的地点通常会选在卧室地下或猪圈、茅房下。埋在卧室中每天都能检视,比较安心,埋在茅房、猪圈里则更能掩人耳目,谁会想到主人把珍贵的宝贝藏在臭不可闻的地方呢?我国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,商代的“后母戊鼎”,在出土之前就是采用窖藏的方式处理的,窖藏“后母戊鼎”的人家将这尊国之重宝贮藏在茅房之下,千百年来鲜为人知。

  古人存钱还有个较为极端的办法,但采用这种方式存钱太过麻烦,所以很少有人采用。话说有个暴富的晋商,他觉得把钱财窖藏到地下、塞进墙壁夹层或寄存到钱庄里都不稳妥。思来想去,晋商想到一个绝妙的办法,那就是将银子熔炼成汁,浇入地板中。这种手法太出人意料,彻底断了盗贼的念头。就算盗贼发现了被浇筑进地面的银子也没法将银两抠走,不过,这种办法防外贼很有效,就是无法对付家贼。晋商的子孙发现了地板的奥秘后,隔三差五用刀子撬些银两下来,没几年便将晋商的银地板撬光了。

  大多数人家,都喜欢用窖藏这种方式埋藏家产,有时埋藏者生前没来得及将秘密交待给子孙便一命呜呼了,这笔财产也就变得不为人知了。若干年后,当祖宅被变卖,新主人乔迁新居,破土动工对老宅进行翻修时,往往会挖出前人留下的财宝,发一笔横财。所以,后人在搬家或拆迁时,往往会在老宅“挖地三尺”,把屋前屋后的土壤“耕耘”一番,寻找先人留下的财富。

  从史料中,我们经常能看到古人“挖宝”的记录,《梦溪笔谈》中,就记载了这样的故事:

  在当时的洛阳,很多富人都喜欢将金银窖藏到地下,这几乎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,每个人都心知肚明。正所谓“富不过三代”,财主的后代往往是些懒惰的败家子,他们坐吃山空散尽家财,宁愿变卖祖产也懒得挖老祖宗留下的宝贝。在变卖祖宅时,还会向买主索要一笔“掘钱”。

  朝中大员张观相中了一处大宅,在买房时卖家三番两次向他索要这笔“掘钱”,张观先后支付了一千多缗,卖主才善罢甘休。当时邻居都觉得张观亏大了,没成想张观在扩建房屋时,竟真的挖出一笔横财。据说,张观挖出一个石盒,里面放着几百两黄金。除去买房及支付“掘钱”的费用,张观还小赚了一笔。

  相传,苏东坡也曾有过这样的奇遇:

  苏东坡在金山寺读书时,寄住在金山寺里。年轻的苏东坡比较落魄,连解决温饱都成问题,某日苏东坡在禅房里百无聊赖,在床底下挖来挖去,竟真让他挖出一罐银子。不过,苏东坡不贪财,将罐子原封不动又放回原处。后来苏东坡金榜题名,想起了那罐银子,便嘱托家人将银子取出,用来修缮金山寺。

  与现代不同,虽然我国在很早之前就已出现了纸币,且自纸币出现后始终在市场上流通,但古人对纸币并不感冒。或许是因为纸币这种价值不定的货币远不及保值的“硬通货”来得实在,所以,古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采用其它等价交换物。

  那么,是什么等价交换物呢?是保值的金银吗?

  非也,是铜钱。

  铜比金银产量更高,且与金银一样“坚挺”,若非社会动荡,铜钱的价值是有保障的。所以,古人的“小金库”里,存的最多的就是铜钱。前文中我们提到的窖藏,最适合贮存铜钱。在现代考古发现中,一些出土的窖藏铜钱甚至是以“吨”为单位来计算的,可见古人有多钟爱铜钱。

  1967年冬季,在湖北黄石市西赛石的河堤工程现场,工人们发现了一处埋藏铜钱的地窖。经简单称量,这座地窖中出土的铜钱重量竟超过了一百一十吨!除了铜钱之外,考古工作者还在钱窖里发现了一定数量的铁钱。上世纪末,我国考古人员于河北沧州发掘了五十吨铁钱。

  2006年七月,山东省东营市的某建筑工地上,又出土了三十吨铁钱。在所有古代王朝中,唯有宋朝大规模流通过铁钱,这些铁钱也都是宋朝的古物。究竟是怎样的巨富,才能窖藏如此之多的钱币?哪怕是放到现在来看,这些铜钱的拥有者都足以跻身亿万富翁的行列。

  当然,随着钱庄、票号和银行的出现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将钱存入其中。相比于私人性质的贮藏,把钱存在金融机构中显然保险得多,安全系数更高。不过,虽然道理是这样,仍有不少人觉得把钱换成存根不大稳妥,时至今日仍有人喜欢像古人一样将财产贮藏起来。

  与古人藏钱的法子相比,现代人藏钱的方式有科技助力,市面上有各式各样的保险箱,能够满足大部分人的贮藏需求。总的来说,中国人的“存钱史”是源远流长的,许多现代人的存钱之法仍借鉴于古人。